白粹昭:中医工作者的自信源于临床疗效

世界中医药网  2016-06-29 13:40:23复制链接我要评论()RSS

核心提示:近段时间,一本在网上悄然“热卖”的中医新书《纯粹中医·中医内求内证实录》,吸引了不少业界人士的关注。据悉,该书作者白粹昭出身于中医世家,这本书汇集了他十多年的临床经验和临床感悟。

  据新华网北京6月29日电(刘映)近段时间,一本在网上悄然“热卖”的中医新书《纯粹中医·中医内求内证实录》,吸引了不少业界人士的关注。据悉,该书作者白粹昭出身于中医世家,毕业于天津中医学院,同时也是中医专栏科普作家,这本书汇集了他十多年的临床经验和临床感悟。近日,白粹昭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自己对于中医的信念和兴趣,主要源于看到中医的真实疗效。

《纯粹中医·中医内求内证实录》作者白粹昭

  真实服务于人群的健康“最接地气”

  “祖辈行医,我也是兴趣所致,在中学时代,我就能用针灸治病。我的母亲、外婆和很多亲戚都接受过我的针灸治疗。中医著名的经典《黄帝内经》、《针灸大成》、《医宗金鉴》等都是我的课外读物。我对中医的信念和兴趣,主要来自我看到中医真实的疗效。”谈到自己与中医的渊源,白粹昭说,网上时常有关于中西医的辩论,其实不管什么医学,最后还是要以能解决健康问题为目的。

  “我也有一些协和、北大医院的西医朋友,他们本人和家属也接受中医治疗。我觉得他们更能体会医生成长过程及临床的辛苦,反而少了争论,多了融通。”白粹昭说,他在中医院校,也接受了系统的西医课程的学习和实践,能了解西医的优势。但建立中医的思维方法,才能对中医更有信心,通过临床实践,才能一路坚持不断学习。

  “以前读过郭沫若的一篇文章《王阳明礼赞》,记载他青年时代在日本留学,患了严重的神经衰弱、失眠、疲倦。1915年在旧书店偶然读到明代王阳明的全集,受其启发,用静坐的方法,治愈了神经衰弱。人能静下来,就能领会《黄帝内经》上‘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病安从来’的语句。”白粹昭说。

  作为有家传、师承、学院教育的背景,白粹昭的学医经历可以说囊括了现在中医医生培养的多种模式。著名中医专家徐文兵评价白粹昭“对针法、灸法有深入的教学实践。临床注重汤剂、针法、灸法并用。”

  “家传能真实的观察;师承是严肃的求证;学校教育开阔了视野,能更方便融入现代社会。”白粹昭表示,中医的经典是根本,而现代医学的大体内容,作为中医师需要学习掌握的,“比如我在书里有一篇文章《论脏腑的阴阳表里》,就是结合现代医学的解剖知识,来阐述脏腑的阴阳关系。这就需要详实的解剖学知识做基础,来理解古人对脏腑的认识。现代医学的解剖、生理、生化及一切检测手段,都是对生命活动的一种阐释。任何学科都有时代的局限性,现代科学、医学,并不能充分解释古老中医的学问。中医工作者的自信来源于临床的疗效,用临床疗效来说明问题,真实服务于人群的健康,是最实际的,也最能接地气。”

  对于书名为何突出“纯粹”二字,白粹昭表示,古人讲“内求、内明”的方法论,是内在的明了,弄明白身心内部的变化情况,“所以‘纯粹’二字即为纯其本源,源于内求,求其粹白,昭然洞明,可以卫生,可以延年……以此谙熟医道也。”

  医学书中处方和剂量需辩证,不宜盲目照搬

  随着屠呦呦研究员荣获诺贝尔奖,中医药的发展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国家也正在加快中医药“走出去”的步伐,作为中医大夫,白粹昭不但“走了出去”,还收了“洋徒弟”进来。

  “2014年,我在美国住过一段时间。走访过一些中医朋友,也了解西医的一些现状,还举办了一期中医针灸学习班。当我们对国外的社会生活、医疗状况有了充分的了解,反而更增添了自信。中医药的根源在中华大地,她深植于血脉之中。现在,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开始研究中医药。2007年,从巴西来的年轻中医师Lucas跟我学习中医针灸。我给他取了个中国名字‘若谷’,取意于老子《道德经》中虚怀若谷的意思。我这个徒弟在巴西读过本地中医本科5年的课程(用葡萄牙语),又有2年的临床。但他觉得很必要到中国来学习。我用传统武术的方法教他站桩、服中药,这样是为了先强壮身体。针灸的教学,学习到每个穴位,我都亲自给他扎针,体会用针后穴位的气机在经脉的变化。让他真实体验用针后的感受,这就叫‘心知肚明’。再给人治病,感觉就不一样了,心中有底啊。”白粹昭透露,最近几年,他办了个中医私塾“明空中医学堂”,规模很小,每次教几个学生,就用教洋徒弟的方法来教学,效果也不错。

  时值炎炎夏日,来请白粹昭看病的“阴证”患者日益增多。

  白粹昭解释说,天气热,过度使用空调冷气,喝冷饮,对身体影响很大。暑期防暑,反而更要注意暑证中的“阴证”,也就是由室内空调冷气的侵袭、瓜果冷饮等伤及脾胃,引起头痛怕冷、四肢关节的疼痛、心烦、腹痛吐泻、肌肤大热而无汗等症状。这需要用温热的中药来治疗,《纯粹中医》一书中也提到了具体的方法。

  不过,白粹昭特别提醒,书中的处方和剂量是临床中针对病患不同,经辩证后所开,不能盲目使用,“1981年考古发现汉代度量衡器‘权’,上海的柯雪帆教授归纳整理资料,以此推算古方剂量,解决了古方剂量一大疑案。比如1两=15.625克。我们在书中记录的医案,有些是重症、急症,借鉴汉代药方的用量,远远大于现代药典的用量。今天,有些中药炮制方法与古人有差异,如制附片、制川乌等有大毒的饮片,这些药有时又是关键药。要根据病情不同,病人体质的差异用药,临床上要认真、仔细鉴别,小心应用,不能出现差错。”

  据悉,《纯粹中医·中医内求内证实录》一书出版后,最近被美国杜克大学图书馆收藏。

我来说两句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政策法规评价:  

心情: 支持很棒欠扁吃惊搞笑不解找骂扯淡
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更换图片 
一位非常中医院士的成长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