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国医大师颜德馨:中医一定要姓“中”

世界中医药网  2017-04-19 04:24:13复制链接我要评论()RSS

核心提示:颜老走了,带着对祖国医学近一个世纪的深厚积淀,带着对中医文化的坚定自信,带着对岐黄之术的执着初心……。颜氏嫡系传人、颜德馨孙女颜琼枝如今也继承家学,她说,“爷爷说,中医一定要姓中,这也将是我和其他弟子们未来努力传承发扬的精神与思想。”

  原标题:追忆国医大师颜德馨:中医一定要姓“中”

  作者:黄杨子

  4月17日上午10时许,在笼罩申城的滂沱大雨中,一个氤氲着幽幽中草药芬芳的伟大灵魂与尘世惜别。国医大师、全国著名老中医,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医药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颜氏内科第二代传人,同济大学中医研究所所长,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原上海铁路局中心医院)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颜德馨先生因病医治无效在曙光医院逝世,享年98岁。自此,本市三位国医大师——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张镜人、上海中医药大学裘沛然、同济大学附属第十人民医院颜德馨均已驾鹤西去,令人惋惜。

  颜老走了,带着对祖国医学近一个世纪的深厚积淀,带着对中医文化的坚定自信,带着对岐黄之术的执着初心……

  中医世家弟子自创“衡法”治心痛抗衰老

  颜德馨先生为儒学先贤颜回后裔,出生于1920年。彼时的中国处于民族危亡之际,一部分国人在重压之下失却了文化自信,一切唯西方马首是瞻。这在医疗卫生领域表现得尤为突出——部分民众将传承数千年的祖国医学视为“非科学”,当时的官方卫生部门甚至也制定了歧视中医的政策。然而在父亲颜亦鲁的熏陶下,年幼的颜德馨就对祖国传统文化充满自信。

  1936年,颜德馨被上海中国医学院破格录取,开始系统接收中医药专业教育。他每天安排半天到名医诊疗所抄方,向徐小圃、秦伯未、盛心如、单养和、费通甫、祝味菊等不同流派的中医大家学习。1945年抗战胜利后,他举家迁返故里丹阳,创办“德社”免费为儿童接种疫苗,又为两家报纸开辟“中华医药”“民族医药”两副刊长达60余期,很受民众赞许。

  新中国成立后,中医事业如枯木逢春。初入医林的颜德馨放弃自设诊所的高额收入,受聘于上海铁路局中心医院。基于临床疗效,他总结提炼出“颜氏血瘀证诊断法”,认为人体气血流行全身,是脏腑、经络、形体、九窍等一切组织器官进行生理活动的物质基础,“气为百病之长,血为百病之胎”的临床意义重大。在此基础上,他提出了“久病必有瘀,怪病必有瘀”的辨证观点及以调气活血为主的“衡法”治则,临床治疗上归纳为10种配伍方法,尤其在心脑血管病领域颇有成效。如应用温阳活血法治疗不稳定性心绞痛,使不少患者心绞痛发作明显减少,减少硝酸类药物剂量,甚至停用西药。2001年,颜德馨作为学术带头人组建上海市中医心脑血管病临床医学中心,为万千患者提供了临床治疗。

  此后,颜德馨又将气血学说和“衡法”治则应用于抗衰老领域,开创性提出“人体衰老的主要原因在于气血失调、内环境失衡”的论点,获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二等奖,现已成为该领域的重要学派。上海科教电影制片厂根据上述理论,拍摄《抗衰老》科教片,向全世界发行。

  耄耋老人中医抗击非典,产学研成果惠及海内外

  上世纪80年代,面对中医学“墙里开花墙外香”的尴尬局面,颜德馨反对因循守旧、固步自封,多次撰文指出中医界要积极利用现代科技和现代化手段进一步发展中医学。90年代,上海的中医药业采取开设分部、科研合作、技术培训等方式进一步发展和走向世界,上海的中医名医们也开始走出国门进行学术交流。1992年,颜德馨发起创办旨在促进中医药现代化、提高中医药学术地位的中医药研究中心——当代沪港台中医药研究中心,这是沪港台中医界首次打破地域界限而成立的学术研究机构,引起了强烈反响。

  针对中医在产业化、市场化方面进展缓慢的现状,颜德馨身体力行地积极开发临床疗效可靠的中成药。在上世纪80年代,颜德馨就踏上了产学研一体之路,长期致力于将“衡法”抗衰老学说进行成果转化。在长达20余年的研究中,他先后创制了4代产品,对降低血脂、改善微循环等具有良效,其中第二代产品“颜氏寿宝”在北美地区影响也非常广泛,用于高脂血症10余万患者,并行销加拿大等地。

  本世纪初,颜德馨将其临床应用多年的两个中药验方:消渴方、醒脑方实施产业化。消渴方产业化后名为“消渴清颗粒”,为纯中药制剂,主要针对Ⅱ型糖尿病患者。他曾指出,“此方是从中医整体论的观点出发来考虑的,目的在于让糖尿病人不要再为药越吃越多而苦恼,同时调节血糖,减少并发症,让病人提高生命质量。”同样,治疗临床老年性血管性痴呆的“醒脑方”现也已经完成临床试验。

  非典流行期间,颜德馨以84岁高龄勇挑重担,奔走第一线。他紧急创制了“扶正祛邪方”并授权上海3家厂家生产,市科委也将此列为科研项目。作为华东地区防治非典首席科学家,他总结出“热、湿、瘀、痰、虚”5字病机要点,在他的带领下,中医疗法有效解决了激素治疗引发的肺纤维化问题,中医抗非典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认可。“谁说中医只能看关节痛、只会开膏方?中医不是辅助,我们不能先把自己的定位定错。”2009年,颜德馨在接受采访时动情地说,源远流长的中医在当今依然有其独特的生命力和价值。

  打破“盖浇饭”式中医教学,嘉惠杏林弟子

  “现在中医看病有点像盖浇饭,西医的饭加上中医的料,一些医生行医多年都不会灵活开方,病人住院时开逍遥散,出院时还是逍遥散。”近年来,颜德馨常常反思中医教育,在长期的临床和教学工作中,他发现重“西”轻“中”的教育模式导致相当部分中医学校的毕业生不会望闻问切,不懂八纲八法、阴阳五行、辨证施治,让他深感担忧。

  为开辟一条传承中医之路,2007年,颜德馨上书国务委员,建议通过举办“中医大师传承班”建设真正能传承中医的临床实习基地。第二年,首次在综合性大学中进行中医教育改革试点项目的“同济大学中医大师传承人才培养项目”正式开班,培养了一大批中医人才的中坚力量。

  一生都在为中医传承奔走的颜德馨还力求多途径支持中医学术的发展。2005年,他成立“上海颜德馨中医药基金会”,成为以个人名义命名、以中医药发展为目标的全国首家非公募基金会,致力于鼓励青年中医药人才。在其高尚医德、高超医术的感召下,基金扩充至700余万元,全方位支持中医科研、临床、药物开发制造、专著出版、学术交流等。

  颜氏嫡系传人、颜德馨孙女颜琼枝如今也继承家学,在十院担任中医科主治医师。她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祖父在小辈们的求学、行医道路上都给出了宝贵的建议。“还记得我刚上大学的时候,每次回家爷爷都会考考我,比如桂枝汤和麻黄汤有什么区别?某某方子的组成是什么?他告诉我,中医不是死记硬背,也切记要在传统理论指导下开方行医,如果仅仅根据某一味药的强心、消炎等功效就进行所谓的对症下药,中医岂不就变成了西医吗?”颜琼枝说,“爷爷说,中医一定要姓中,这也将是我和其他弟子们未来努力传承发扬的精神与思想。”

  “甘将心血勤耕耘,期卜它年一片红”,颜老常对弟子们说的这句话,也是他为中医传承穷尽一生的写照。斯人虽逝,他的一言一行将永远铭刻于后人的记忆中,永矢弗谖。

(来源: 上观新闻  2017-04-18)

我来说两句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政策法规评价:  

心情: 支持很棒欠扁吃惊搞笑不解找骂扯淡
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更换图片 
一位非常中医院士的成长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