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清时院士:修炼真气让我极大快乐

世界中医药网  2017-06-11 00:47:03复制链接我要评论()RSS

核心提示:朱清时院士这次早就引起争议的讲座,今天就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如期举行。在持续了90分钟的讲座中,朱清时的核心论点是:“用自己的身体来做的一个实验,初步结果表明,中医的真气和经络是可能存在的,但需要用新的方法来研究。”

  原标题:朱清时院士:真气真实存在 修炼真气让我极大快乐

  《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很难想象,这是一位中国科学院院士、顶尖大学原校长的讲座题目。朱清时院士这次早就引起争议的讲座,今天就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如期举行。

  根据媒体报道,朱院士在讲座中称,自己已练习《达摩禅经》十余年,从修炼真气中产生“极大的快乐”。他还试图“用现代的科学语言”解释真气,认为真气就是“神经元运行时的队列”,并且“一定有指挥者”。

  从媒体透露出来的内容看,朱清时的观点与他今年5月10日发表在个人微博上的同题文章《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基本类似。该文提出,真气是意识范畴的东西,并暗示意识不是完全由大脑的物质基础产生的。然而,其核心论述却犯了明显的逻辑错误,他将神经元与意识的关系比喻成水和波浪的关系,声称“波浪是不能作用于水本身的”,让人不明所以。

  至少现在看来,贵为中科院院士的朱清时还没有拿出让人信服的科学表述方式。

朱清时讲座现场 

  “修炼真气让我获得极大的快乐”

  据中国青年网报道,6月10日,中科院院士、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朱清时主讲的《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开讲。此前,这场讲座的海报在网络上曝光后,引起一片哗然,在某网络问答平台上引发了“真伪科学之争”。10日上午10点,讲座如期举行,现场人气极为火爆,到场观众远远超过主办方预计,现场堪比“明星见面会”,一度发生小范围混乱。

讲座现场拥挤

  这么高人气的讲座到底是什么内容?朱清时院士在讲座开始时说:“过去的十多年中,我一面学习与人体有关的医学和生物学知识,一面努力用自己的身体观察真气,以求用现代的科学语言来更准确地讲述真气和经络。今天的讲座内容,就是我用自己身体做的一个实验,初步试验结果表明,中医的真气和经络是可能存在的,但需要用新的方法去研究。”

  随后,朱院士围绕“自己发现真气的过程”和“解释真气的来源与功效”两大主题展开论述。

  朱清时表示,禅定能使身体内升起真气,2004年起,他每天用一些时间练习《达摩禅经》中的安那般那呼吸法门,直到2014年他卸任公职,心才真正安静下来。他是这样形容这个过程的:“入静,调呼吸,意守气海,可以把全身的气聚集在那里,形成一个有力度的强气团,在气海慢慢地飘。意念可以操纵这个气团,但是当意念让它停留在气海时,它会在气海憋一会儿后会突然爆发,不受意念控制地上涌,沿脊柱(中脉)上行。气团到腰锥时,有热辣辣痛感,但很舒服;到大椎时常常被堵住,感觉挣得筋骨格格响;进到枕骨处也常这样;这时细调身体姿势,常有助于气过关;气到眉心轮,又会被堵住,这时会挣得头大幅度摇动……”

朱清时展示自己的实验效果。

  讲座中,朱清时单独展示了自己的实验效果,他表示,真气可以产生强烈的生理感受,可以让身体发热、一念不生、并有极大的快乐。无论修炼时生理感受多强烈,事后都会身体轻安,感官敏锐,而且,智力还会明显提高。

  真气是“大量神经元的涌现”

  另据澎湃新闻报道,朱清时表示,“真气”为“大量神经元的涌现现象”,是客观存在的。

  这已不是他首次对外发表自己关于“真气”的研究看法。在他看来,“真气”是神经系统的活动。

  会后,他对澎湃新闻表示,“真气”是不是科学事实,要靠大家观察。但他称自己并不是把“真气”当作一种科学假说来谈的,而是有自己的实验和分析。“实验和分析是否合适,要请大家评论。”

  他同时指出,通过仪器来观察“真气”,还有待技术的进步。

  在持续了90分钟的讲座中,朱清时的核心论点是,“用自己的身体来做的一个实验,初步结果表明,中医的真气和经络是可能存在的,但需要用新的方法来研究。”

  他首先说起了自己使用《达摩禅经》的禅定方法所取得的“实验”效果。“意守气海时,可以把全身的气聚集在那里,形成一个有力度的强气团。意念可以操纵这个气团。”

  “现代科学告诉我们,身体的每个细胞都与神经元的突触相连,从而由中枢神经控制它的生长;身体的这些感觉都表明相应处的神经元被触动,因此,真气应该是神经系统的活动。”朱清时随后阐释,“真气是神经元运行时的队列,队列是客观存在的。”

  为什么人们一直未能通过科技手段来观察到“真气”呢?朱清时提供了两点解释:“离开神经系统不可能看到它;观察神经元运行的队列,还需要新的科学实验方法。”

  因此,他认为过往“避开神经系统寻找‘经络系统’的努力”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没有观察大量神经元的涌现现象。

  他就此提供了一种形象的比喻,即“由神经元涌现的‘真气’类似由士兵组成的方阵”。他指出,这个方阵要协调一致地行动,一定有指挥者。

  但究竟是谁在指挥?此前表示是“意识在指挥”的朱清时这次避谈“意识”,而是说自己“没有想清楚。”

讲座海报

  早前文章阐述并不充分

  另据观察者网查询,朱清时5月10日曾在个人微博上发表同题文章《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文章明确提出,“真气或风应该是意识范畴的东西”。

  不过,尽管朱清时院士试图用科学语言解释真气,却没有使用神经介质传递等基本的常识来细化自己的分析,反而使用了诸如“神经元的涌动”之类模糊不清的词语。

  同时,关于“神经元与真气、意识”的关系,上述文章中逻辑十分混乱。

  文章说:

  “大量神经元要协调一致地行动,必定有信号在指挥,这些信号从哪来?

  我们的身体包含大约50万亿个细胞,一个细胞由大约由20万亿个原子组成, 人体是由大约10的28次方个原子组成,它们的运动都遵循简单的物理定律。有生命的实体与无生命之物有所不同,在于它们有意识。因此可以说,组成人体的这些原子能如此协调一致地行动,是与意识有关的信号在指挥。神经元是人体细胞的一种,因此真气或风应该是意识范畴的东西。

  也就是说,神经元受到真气或者说意识的指挥。”

  不过,接下来的分析就十分奇怪了。

  “意识从何而来呢?现在很多科学家认为,大脑是意识的生理基础,大脑中的千亿个简单的神经元以正确方式组合在一起,就能产生意识,即感知,思维和其它心智功能(参见《连接组》,承现峻著,2015)。因此意识就像大量水产生的波浪一样,是复杂体系在整体上涌现出的现象。然而,水能产生波浪,但是波浪是不能作用于水本身的。如果意识完全是大脑产生的,那么如何解释能用意念按摩脊髓和大脑?”

  朱清时似乎认为,水和波浪的关系就是物质和意识的关系,然而波浪只是大量运动的水分子的组合呀?说“波浪不能作用于水本身”,就仿佛说“水不能作用于水本身”,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关于神经元的运作原理,科学界早有解释,就是靠多巴胺一类的神经介质在细胞间转移。这些介质由细胞产生,受到细胞渗透压、细胞膜受体等控制,这些高中水平的原理,朱清时院士都没有涉及,直接上升到意识的层面,是否操之过急?

  或者,朱清时所说的波浪,是想表达量子力学层面的波动性和测不准原理?

  事实上,此前4月份,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李淼就曾公开撰文,对朱清时此前撰写的《客观世界很有可能并不存在》一文进行驳斥,其中就澄清了量子力学与意识的关系。文章刊发在北大著名生物学家饶毅等人主办的微信公号“知识分子”上。

  以下为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政策法规评价:  

心情: 支持很棒欠扁吃惊搞笑不解找骂扯淡
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更换图片 
一位非常中医院士的成长轨迹